“年老孤独”可能比“年老贫穷”更悲哀!有些事要趁年轻明白!说说几个与心法有关的形法闲谈自发功

第一百四十七篇动物们的交媾怀孕哺乳只是本能使然没有父母子女意识观念母字义之母亲哺乳育仔因被

黄姓与本族远古先民对天然黄色的感悟有关
第八期闭关连载《二》
我所经历的气功热

第一百四十七篇 动物们的交媾怀孕哺乳只是本能使然没有父母子女意识观念

母字义之母亲哺乳育仔因被错误理解 产生黄帝四妃讹传史话

司空季子引说:“黄帝之子,二十五人。其同姓者,二人而已。唯青阳,与夷鼓,皆为己姓。青阳,方雷氏之甥也。夷鼓,彤鱼氏之甥也。其同生,而异姓者,四母之子,别为十二姓。凡(凡应为时)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按照现在的观念,这不能不令人费解,既然都是为黄帝的儿子,有25个人,都应该是跟随姓老子黄帝的姓而姓,为什么“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还有11个人,他们的“姓”搞哪里去了?难道黄帝的这11个儿子,会是连“姓”都没有?为什么同一个老子黄帝生的25个儿子,不是都跟随老子“姓”?竟然会产生出14个人有12种不同的“姓”?如此荒唐,岂非咄咄怪事哉?!

其实只要用摩尔根的“氏族社会”理论,进行考证解释,就会是真相大白,一点荒唐的情况也不会存在有。

原来“时,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实际就是某个时候,黄(帝)部落联盟(即人群群体)属下的部落(即人群),是为25个,后来成为是25个支系。而不是为儒家学派或司马迁所讲述的,黄帝是一个统治天下的个人君主,生有25个儿子。所谓“其同姓者,二人而已。唯青阳,与夷鼓,皆为己姓”,就是其中唯有青阳氏部落,和夷鼓氏部落,他们共同都是己“姓”。

所谓“其同生,而异姓者,四母之子,别为十二姓”,前面曾经辨析说过,我国传说史话上古,是所谓“民,知其母;而不知其父”,实质就是人类在“氏族社会”时代,先民们根本就不知晓也不懂得,男人与女人之间“性交媾”,是后来女人怀孕生孩子的必须前提。那时期人类是与所有动物们一样,只是每年“发情期”的短暂几天,成年男人与女人之间,才会产生有“性”的欲望和激情冲动。而当时的“性交媾”行为,都只不过是“性”欲望激情冲动的正常宣泄而已。人们既不知道这样的“性交媾”行为,与后来女人肚子大了,以及生出孩子,存在有着“因果”关系,更不存在是为了生育子女的目的,而进行“性交媾”。以后,有一些女人肚子渐渐大起来,后来会生下孩子,只不过年年都是这样罢了。故而那时期的先民们,只知道孩子生下后,吃母亲的奶渐渐长大,是在母亲的特别关爱、指导、呵护之下,长大成人,学会各种的技艺、知识、本领。但是谁也不知晓,也根本不可能知晓自己的父亲是谁?实际上是所有人都没有“父亲”的意识概念。

值得一提的是:当今一些动物科研电视节目中,几乎都是将动物们雄性与雌性之间“求爱”与“交配”行动,解说是为了繁殖生育自己的“孩子”,这是一种严重性错误,是对动物们的误解,是把我们人类在酋邦社会之后形成产生出来的知识与智慧,“强加”给了动物们。包括“动物群”时代与“氏族社会”时代的我们人类先民们在内,所有的动物们都不会形成产生有这样的思想意识概念。客观地说,所有动物们的“求爱”;“交配”;还有如老虎、豹子,雌性单独哺乳喂养孩子;狐狸、鸟类,雄雌共同哺乳喂养孩子;狮子、大象、狼、猎狗,群体抚养孩子;爬行类冷血动物们,产下卵后,卵只能够依靠自然的因素完成孵化;大马哈鱼从海洋洄游至原生殖地的河流处产卵,尔后死亡,鱼卵任其自然孵化生长;昆虫类亦是产卵后,任由其自然生活生长演变;等等,这些都是动物们在漫长生存演化进步过程中,形成产生出来的“本能”之结果。

人类自从在氏族社会形成产生出“族外婚”,直到“火耕农业”时期,性行为都是“野合”。就是每到“发情期”时,男女分别成群结伙到氏族领地周边寻求,只要遇到是“胞族”之外的异性群伙,就互相配对、挑逗、爱抚、性交媾。既不需要知道对方的名字,连他们或她们所属于的氏族、部落之名称,也无需知晓。进步入到“锄耕农业”阶段之后,人群有了搭盖的茅屋,就不会再进行“野合”,而是每到“发情期”时候,男人们成群结伙到“胞族”之外的聚落,与那里的女人们互相配对、挑逗、爱抚、性交媾。虽然已经是知道对方氏族的名称、部落的名称,并且会互相长时间保持这种集体性的“性交媾”关系,因此被记说或称为“群婚”。前面说及过的瑶族、畲族史诗,记载的始祖槃瓠娶高辛王三公主为妻,以及生活于岐水的岐部落,与生活于姜水的姜部落之间,都是存在这种“群婚”的实例。由于每年仅仅只有一次,对于男女双方个人而言,每次都会是随机地自由选择配对,无需要知晓了解对方的名字。只是进入到酋邦社会的“母系制”家庭时期之后,同家族、宗族之外的成年男女,如果互相喜爱满意,男人就可以在夜晚到女人的屋里去宿夜。虽然男女双方都知道对方的名字、家族、住址,可是当时的“阿注婚”,每个男人或每个女人,都可以拥有多个的“阿注”,并且互相不得干涉对方的自由“选择”,不得强勉对方接受自己。

当时的情况是:女人生的孩子,全部属于女人的“家庭”所有,孩子都是与姐妹母亲;兄弟舅舅;姥姥舅爷;姐妹兄弟;等等生活在一起,传承姐妹母亲与兄弟舅舅的遗产。故而仍然没有产生出“父亲”的意识概念,男人与女人都不需知晓,也不可能知晓,女人所生的某个孩子,是与某一位“阿注”性交媾的结果。但是这个时期的人们会发现,女人生下的孩子,像某个“阿注”,或者他家里的某人;亦或像其母亲,或者母亲家的某人。之后只是到了“父系制”社会,其人们才发现认识确知,女人如果不与男人“性交媾”,是绝对不会怀孕生孩子。于是才会产生出女人“童真”的意识概念,以及孩子的“父亲”这一意识观念。并且在此基础上,形成产生出父子相传承的“父系”血缘谱系。

很遗憾,我国秦汉时期儒家学派,以及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因为受历史条件限制,都没有能够发现认识到,上述我们人类“氏族社会”与“酋邦社会”经历过的,这些历史发展进步变化过程与情况。故而才会将黄帝原本是为上古时期的一个人群群体,误讹说成是为统治天下的一个个人“君主”,将上古大量原本是为人群的“氏”,也误讹说成各是为一个个人。其实,虞夏商西周四代,和春秋时期的高级史官们,以及是由“史官”为主体的道家学派学士们,都会是知道黄(帝)、炎(帝)、太昊、少昊、太皞、少皞、蚩尤、九黎、(帝)俊、颛顼、喾、骆明、白马、有苗、夷,等等,都是为有许多个人群组织成的“人群群体”,亦是知道天皇、地皇、泰皇、五龙氏、燧人氏、虙牺氏、女娲氏、炮牺氏、九头氏、合洛氏、先啬、司啬、厉山氏、神农氏、巨灵氏、大巢氏、无怀氏、轩辕氏、有熊氏,等等,等等,都是“人群”。虽然他们没有我们现在的氏族;胞族;部落;部落联盟;家庭;家族;宗族;酋邦;等等这些的意识概念,但是他们完全知晓:人群群体是由若干个人群组成;人群则是由若干个群伙组成;一些的群伙之间,有着共同血缘关系;家庭之间血缘亲近,即是家族;血缘疏远,就是宗族;等等。

正是在此基础上,所谓“青阳,方雷氏之甥也。夷鼓,彤鱼氏之甥也”,从个人关系来讲,青阳是方雷氏姐妹生的儿子;夷鼓是彤鱼氏姐妹生的儿子;这应该是为很普通正常的事情。但是青阳氏、彤鱼氏作为部落人群,被说是为方雷氏或彤鱼氏的姐妹所生,就不符合逻辑。所以说这里“甥”字的确切涵义,只是表明当时是处于“知母不知父”时代,人们只知晓姐妹生孩子,还不晓得父子之间血缘传承关系。如是也就是说,青阳氏部落的母辈部落,与方雷氏部落,是由同一的部落分离产生出来的子辈部落。同样,夷鼓氏部落的母辈部落,与彤鱼氏部落,也是由同一的部落分离产生出来的子辈部落。并且他们都是由“己”姓部落分离产生出来的后裔,才会有着共同的“己”姓。

“其同生,而异姓者,四母之子,别为十二姓”,四母,司马迁在《史记·五帝本纪》里只是说:“黄帝,居轩辕氏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为黄帝正妃。”宋代裴骃集解引“徐广曰:‘祖,一作俎。’”唐代司马贞索隐:“一曰:雷祖。”唐代张守节正义:“一作,傫。”司马贞索隐又引“皇甫谧云:‘元妃,西陵氏女,曰嫘祖,生昌意;次妃,方雷氏女,曰女节,生青阳;次妃,彤鱼氏女,生夷鼓,一名苍林;次妃,嫫母,班在三人之下。’”由此可知,司马迁的时候,虽然司马迁将黄帝,说成是为一个个人的君主,说嫘祖是为黄帝的元妃,却没有讲到黄帝有4个妃子。到了晋代皇甫谧,才在《帝王世纪》里说成黄帝有4个妃子。再者,《辞海》“嫘祖”词条说:“一作累祖。传为西陵氏之女,黄帝之妻。神话传说中把她说成养蚕治丝方法的创造者。北周以后被祀为‘先蚕’【蚕神】。”

实际上黄帝4妃与嫘祖是蚕神之说,都是错讹。其中黄帝4妃之说,就是从“其同生,而异姓者,四母之子,别为十二姓”基础上,被臆造产生出来。而嫘祖,原本应该是为“雷俎”,就是一个以“雷”为名称的部落人群,他们最先发明出用动物尸肉祭奠亡故的英雄魂灵时,不再是将祭肉放置于地上,而是摘取大片的树叶,或找一块光洁的石头,将祭肉置其上面。到了后世,人们使用陶器或木器或铜器或漆器或瓷器,盛放祭祀的食品,并且演化出专供放置祭物器皿的条案。这种盛放祭祀食物的最原始衬垫物,被称为“俎”,后来则衍生假借将垫着切割尸肉的砧板,也称之为“俎”。正是雷部落人群的这一发明,在后世文字形成产生与发展演绎过程中,他们部落人群的名称,即称谓雷俎,或雷俎氏。

依据河姆渡文化与马家浜文化的考古发现,我们中华上古先民们,是早在6、7千年之前,不仅发明用木料制造出织布的机器,“在草鞋山(考古遗址)发现了前4000多年的3块残布片,经鉴定,原料可能是野生葛。系纬线起花的罗纹织物,密度是每平方厘米经线约10根,纬线罗纹部约26——28根,地部13——14根。花纹有山形斜纹和菱形斜纹,组织结构属绞纱罗纹,嵌入饶环斜纹,还有罗纹边组织。”(见《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马家浜文化”词条)就6、7千年之前而言,已经是为十分精致的纺织品。正是在有了如此精美野生纤维织布的基础上,上古先民们不仅早就发现到蚕茧,还发现蚕茧在热水中,可被破解成为“丝”,就是所谓“缫丝”。河姆渡文化发现到的“20余件象牙制品,其中刻有……似蚕纹的小盅”(见《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河姆渡文化”词条),就是5千多年前的先民们,发现发明“养蚕—缫丝—丝织品织造”的证据。所以说大约在5千年之前前后,我们中华众多地区的人群们,就织造出润滑光亮美丽华彩的丝织品。尤其是人类进步入酋邦社会之后,手工业的社会化分工,使得纺织知识技艺快速进步提高;贫富分化,又使得“丝绸”获得到贵族们的青睐和购买消费。从而为众多的人群“养蚕—缫丝—丝织品织造”,提供了巨大的推动促进作用。

也正是基础于此,约4600年——4150年之前,“庙底沟二期文化—晋豫陕地区龙山文化”人群的禹酋邦,在征服九州过程中,命令被征服人群们,必须交纳丝及丝织品“贡物”。《尚书·禹贡》记载有:“兖州,……桑土既蚕,……厥贡:漆,丝。厥篚织文。……青州,……厥贡:……岱畎丝。……厥篚檿丝。……徐州,……厥贡:……厥篚玄,纤,缟。……扬州,……厥贡:……厥篚织贝。……荆州,……厥贡:……厥篚玄纁,玑组。……豫州,……厥贡:……厥篚纤,纩。……”就是此史事实例。据此说明,这么多地区被征服的大量人群,他们所拥有的养蚕、缫丝、丝及精美丝织品,绝不可能都是“嫘祖”教会他们的。实际上这些地区的众多上古考古文化人群们,很多都不是“黄帝”血缘谱系的后裔,乃是他们的先民们从新石器时代早期就已经有了“纺织”知识技艺,在经历几千年的代代传承纺织工作经验知识积累的基础上,发展进步获得到“养蚕—缫丝—丝织品织造”的成果。北周之后产生出来的嫘祖蚕神之说,只不过是后世人们的传讹与附会致使的结果,是将我们中华上古历史真实存在有过的雷俎氏部落,误讹成为一个女性化的名字,即嫘祖而已。

“四母之子,别为十二姓”的原始原本确切涵义,究竟是为什么?其中关键是“母”字。我们知道,甲骨文“母”字象形,是以突出女人的两个乳头,表达哺乳,喻义为哺乳孩子的“母亲”。实际上其原始原本涵义是三个:1、作为名词,是母亲;2、作为动词,是哺乳;作为动名词,是孕育哺乳孩子。由于皇甫谧没有能够发现认识到“母”字具有这种3个不同“涵义”,而将“母”字解作母亲,于是才在此基础上,产生出黄帝有4个妃子之谬说。实际上此处“母”字不是名词,而是动名词,涵义应该是被假借为:由先前的4个部落人群,分离产生出来的子辈部落人群,分化成为12个不同“姓”的部落人群们。

对此,还需要在说明一下“姓”。前面已经辨析说过,我国现存数千上万个的“姓”,其中绝大绝大绝大多数,都不是“姓”,而是“氏”。所以准确讲,现在通常讲说的“姓”,应该是“姓氏”二字连称,就是现今讲说的“姓”里面,是包涵有着大量大量大量的“氏”,非是纯粹的“姓”。但是,“姓”与“氏”两个字的涵义之间,的的确确是不同的内涵实质,互相不能够被替代与通假使用。故而,弄清楚“姓”与“氏”的涵义实质,是了解我们人类上古社会历史真实面貌,不可缺少的重要因素。客观地讲,“姓”,是我们每一个人血缘谱系上溯的源头。而“氏”,则是表达为一个“人群”,并且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氏”字的涵义,是存在有一定的差别。如:在“氏族社会”胞族组织阶段,“氏”是胞族组织;之后,是部落组织;到酋邦社会,是部族;进入君主制社会后,是指为家族。总而言之,“氏”只是姓的一个分支,甚至是为n个的分支,与“姓”之间,不能通假替代。

理论上讲,不论是过去的每一个人,还是现在的每一个人,或者将来的每一个人,都会是存在有:可能没有亲生的子女,但是绝对不会没有亲生的父母。据此就可以立论:不论是过去的每一个人,还是现在的每一个人,或者将来的每一个人,其血缘谱系都可以上溯到几千年前以及2、3万年之前,某一个部落人群里的某一个氏族群伙;甚至是3、4万年之前,某一个胞族人群里的某一个氏族群伙;以及10多万年之前,某一个氏族群伙;亦或3、4百万年之前,某一个直立人的群伙;乃至更早的形成中人、腊玛古猿、森林古猿之某一个群伙。可是很遗憾,就象现在所有动物们,都不知晓自己有什么“血缘谱系”,我们人类上古先民们,只是到“氏族社会”氏族组织阶段,虽然已经开始形成产生有了“语言”,却没有代代相传承的史话,故而也是没有“血缘谱系”的意识观念。只有进步入到“氏族社会”的胞族组织阶段,胞族内各个氏族人们,不但知晓自己群伙是由哪个群伙分离出来的;自己群伙又分离出了哪个群伙;别的某个群伙,是由哪个群伙分离出来的;该群伙又分离出了哪个群伙;并且这一事情,会是在群伙的个人之间,代代相传承。如是,在客观上形成产生出“血缘谱系”的事实。正是在此基础上,不论是我们中华“三皇十纪五帝四代”的传说史话,还是古埃及神话,两河苏美尔人与巴比伦人的泥版,希腊神话,以及《旧约全书·创世记》里,都是记载有“血缘谱系”,并且都是上溯到3、4万年之前的史实。

据《河图》与《三五历》记载,我国传说史话里“地皇,十一头。……姓,十一人”,实质地皇就是由11个有着共同血缘的氏族,联络联系成为的一个胞族,十一姓,就是他们11个氏族各自的名称。所谓“天皇氏,十二头。……兄弟十二人。……人(泰字误讹)皇,九头。……兄弟九人”,同理,天皇就是由12个有着共同血缘的氏族,联络联系成为一个胞族。兄弟十二人,表明他们是共同“血缘”关系。十二头,则是指他们12个氏族的12个首领。泰皇则是由9个有着共同血缘的氏族,联络联系成为一个胞族。兄弟九人,表明他们是共同的“血缘”关系。九头,则是指他们9个氏族的9个首领。由于后世人们将他们原本是“氏族”,误讹认为都是一个个人者,既然是亲兄弟,都必然是跟从父亲同样“姓”。故而将原本应该有的天皇“姓、十二人”;泰皇“姓,九人”;误讹删除掉了,或传抄中遗漏掉了。就是说我国的“姓”,是上溯到传说史话启始的三皇属下的“氏族”名称。

然而上古“氏族社会”的血缘谱系,不是以“父母—子女”的形式代代相传承,而是以氏族、胞族、部落、部落联盟的组织形式,通过这些组织的分离与组合诞生,产生出新的氏族、胞族、部落、部落联盟。特别是如前面说过,氏族是人们生活的基本单元,部落则是人群生存的基本单元,部落联盟乃是人群互相保护与文化交流的基本单元。故而上古流传幸存下来的许多的“谱系”,实质并不是“血缘谱系”,只是“先祖”的谱系,这种先祖的谱系,居然会是没有“血缘”关系。

责任编辑:“年老孤独”可能比“年老贫穷”更悲哀!有些事要趁年轻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