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老孤独”可能比“年老贫穷”更悲哀!有些事要趁年轻明白!找个不自量力的老公是什么体会?“年老孤独”可能比“年老贫穷”更悲哀!有些事要趁年轻明白!

上瘾和边际效用递减矛盾吗?

制药业破产的商业模式:行业已濒临致命衰退!
逻辑性差怎么办?∣工作方法论文章精选
俞敏洪:自卑比狂妄更糟糕

【亚麻自然卷的回答(33票)】:

随手搜了一下,扯一扯淡。这方面最有影响力的文献是 Stigler and Becker (1977) 和 Becker and Murphy (1988) 提出的理性成瘾(rational addiction)理论;Becker, Grossman and Murphy (1994) 更是对相关理论进行了仔细的经验检验,通过数据否定了用非理性的短视模型(myopic model)来解释香烟成瘾者的行为。这支文献强调上瘾行为是在稳定偏好下消费者有远见性的最优化行为(forward-looking optimization),因此是完全理性的。这支文献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成瘾品所显示出的正向强化(positive reinforcement)特征,这被称为相邻互补性(adjacent complementarity),即过去的消费历史提高了当前消费的边际效用。

理性成瘾理论提出后也受到了不少批评,其中尤为突出的是没有把上钩与戒除(getting hooked and withdrawing)的过程包括进来。例如 Winston (1980) 就指出,Stigler and Becker (1977) 模型暗示了成瘾其实是一个快乐的成瘾者(happy addict)在拥有完美信息时提前规划好的过程。一个瘾君子之所以成为瘾君子,无非是他选择了要成为瘾君子,因为这是他在生命中获得最大满足的手段。只要买得起毒品,他就会毫不犹豫地买毒品以获得满足;而一旦买不起毒品,他也会毫无痛苦地一下子戒毒——这种诠释放在现实中显然很奇怪。

一些研究在理性成瘾理论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和重新诠释。例如 Orphanides and Zervos (1995) 考虑了潜在成瘾者的类型。在他们的模型中,潜在成瘾者在与成瘾品接触之前并不确定自己是否为“易成瘾类型”,而只有在接触的过程中才会逐渐了解自身的类型。这也就意味着,对于一些主观上认为自己是“不易成瘾类型”的人,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其实是“易成瘾类型”时便“上钩”了,此时他们会对自己之前的决策产生悔恨。在这个模型中,相邻互补性仍然是描述成瘾行为的一个关键假设。

@慧航 提到的 Suranovic, Goldfarb and Leonard (1999) 则是通过将调整成本(adjustment cost)和预期寿命损失(life expectancy loss)引入模型,强调了戒除作用和吸烟对未来健康的负面影响。这个模型其实依然建立在相邻互补性的一个重要蕴涵之上,即相比过去的消费,成瘾者如果减少了对当前成瘾品的消费,这个行为就会产生负效用。这篇文章的创新之处在于,作者们把这个负效用直接拿来建模,并将其解释为戒除成本。

先扯到这里,之后看心情再补充。

References:

Stigler, G.J. and Becker, G.S., 1977. De Gustibus Non Est Disputandum.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67(2), pp.76-90.

Becker, G.S. and Murphy, K.M., 1988. A Theory of Rational Addiction.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96(4), pp.675-700.

Becker, G.S., Grossman, M. and Murphy, K.M., 1994. An Empirical Analysis of Cigarette Addiction.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84(3), pp.396-418.

Winston, Gordon C., 1980. Addiction and Backsliding.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 1(4), pp.295-324.

Orphanides, A. and Zervos, D., 1995. Rational Addiction with Learning and Regret.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03(4), pp.739-58.

Suranovic, S.M., Goldfarb, R.S. and Leonard, T.C., 1999. An Economic Theory of Cigarette Addiction. Journal of Health Economics, 18(1), pp.1-29.

【李圆圆的回答(41票)】:

边际效用递减并非公理、规律、定理,而是一个一般的假设。

针对上瘾的建模,计量上的处理比较常见,比如对于吸烟行为的研究中,通常会使用一个滞后来刻画上瘾行为:

其中参数ρ度量了上瘾的程度,在吸烟的例子中,一般都是比较接近于1的。

从理论上,上瘾的建模可以类比消费的惯性,比如一般的模型中,消费是这样建模的:

而如果考虑消费的惯性,可以写成

其中r就度量了调整消费水平带来的负效用。注意这里的u仍然是可以边际效用递减的。

当然以上的模型有一个问题,上瘾意味着如果上一期有消费,这一期消费少了和消费多了的效果是不对称的,从这一点上来看,消费的惯性并不完全适用于上瘾这个例子。针对烟瘾这个问题,Suranovic等人在1999年的Journal of Health Economics上有写过一个模型(http://www.princeton.edu/~tleonard/papers/addiction.pdf),使用调整成本的方式进行建模。在他们的模型里面,吸烟的效用也是边际递减的。

所以呢,边际递减只是一个假设而已,不是一个公理,也不是一个定理。且不说有一些模型并不会假设边际递减,即使使用了边际递减这个假设,也不一定就不允许存在上瘾的行为,关键看怎么去建模。毕竟,能解释现实、符合数据的模型都是好模型。

【林檎门下黑猫的回答(12票)】:

当然不矛盾啊

然后由于会生理性上瘾的东西都存在感受阈上升的情况,需要不停加大剂量才能保持感受。这点恰好和效用边际递减的表现一致。

边际递减都是因为“生产”中某种生产因素固定不变。比如只有一个厂房时增加工人的边际产量递减,只有十个工人时增加机械的边际产量递减。而边际效用递减是因为在生产效用的生产活动中,作为生产要素的人的数量是固定的。你只有一个胃,所以最后一个苹果效用递减;你只能睡一张床,所以第二张床的效用递减;你一天只有24个小时,所以钱的效用递减。

生理需求是不断再生的。每天喝水也不会厌。但要是一次喝好多好多,没等到消化道再生,消化道装不下了,效用就递减到负了。

再生的需求,由于“人体”这个生产要素的限制,效用短时间内会递减,但长期不会。

但是生理性上瘾导致的貌似"边际效用递减"的情况却不是这个道理。恰恰相反,在生理性上瘾的情况中,人体中与刺激物结合的受体的数量是远远大于正常情况下会用到的受体数量的。以阿片(即鸦片)受体为例,人体有很多很多的阿片受体,远大于平时能用到的数量。正是这种远大于,给服用上瘾药品创造了条件,我们才有机会通过抽鸦片来获得平时远没有办法获得的欣快感。但是这种超过常规剂量的刺激,会导致你的刺激阈值上升,你的感觉会越来越钝。

所以说生理性的上瘾,尽管和边际效用递减非但不矛盾,甚至非常贴合。但是,其边际效用递减的原理,和一般的边际效用递减的原因是恰恰相反的。这种上瘾情况中人,虽然为一个“生产要素”——受体,它的数量是固定的,但是它的数量远大于平时所需。所以上瘾这种特殊情况,短期内会效用递减(过量吸毒致死,过量抽烟也难受),长期内也会递减(因为受体变钝)。

【SnowyConcerto的回答(2票)】:

边际效用递减法则并不适用于所有情况。

对于毒品上瘾者,可以引入风险偏好(risk preference)来建立模型。一般人都是偏好规避风险的(risk-averse),但吸毒者属于偏好风险的(risk-seeking)。他们的行为,是出于「将毒品带来的快感优先于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的选择。这些风险包括对于身心健康的影响,以及经济,家庭等等方面的影响。

对于风险偏好(risk-seeking)的人,边际效用是递增的。

除了常见的毒品和酒精上瘾,收集癖也可以定义为一种「瘾」。嗜好收集珍奇邮票的人得到了一枚新的邮票藏品,这种情况也不适合应用边际效用递减法则。类似的情况还有读书等等。

需要注意的是,个体的边际效用曲线和相对应的风险偏好不是固有不变(intrinsic)的,而是根据具体的境遇有所变动:有的人在消费毒品时,边际效用先是递增,到了某个点又递减,因为他短暂的毒瘾发作后又后悔吸毒,或是如 @喵古斯 描述,有了耐受性后感受阈上升,需要更大的剂量才能获得和以前同等的快感。

【郭小特的回答(4票)】:

不矛盾。

边际效益递减又不是数学定理,在不给定很强的假设下没人能证明边际效益永远递减。

举例,我每周学5个小时数学可以从60分提高到80分,再多学50个小时数学只能从80分提高到90分,你可以说这是边际效益递减。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每周学5个小时的最后大学都考不上,学50个小时的上了顶尖大学,那你说这莫非是边际效益递增?

我还可以轻易举出“矛盾”的例子。某人要考CPA,复习0个小时铁定过不了,复习10个小时还是铁定过不了,但是复习20个小时或许就有一点机会能过。你说从0到10和从10到20个小时边际效益是递增了还是递减了?

再举个理论模型。比如大家都考CPA, 目标函数是考上的概率,考上的概率和复习时间成正比,和其他人的平均复习时间成反比,不考虑除了吃饭睡觉以外的其他约束。那么建立博弈论模型一定是在所有人都拼命复习时达到纳什均衡,算都不用算。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边际效益递减?

总之,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边际效益递减只是一种普遍规律,并不是说出现了和它不符合的现象就是矛盾。

原文地址:知乎

责任编辑:“年老孤独”可能比“年老贫穷”更悲哀!有些事要趁年轻明白!